●連美英 / 楓林教會執事

  2002年落山風咆哮的週末傍晚,大女兒婕妤為了〝細說祖籍地~部落採訪〞的歷史課作業,央求我協同採訪您們。
  已不知這是第幾次,您從長庚醫院手術後返家療養。當時,您雖有病容卻毫無倦容地樂意和我們侃侃而談。我們從日據時代、原始部落、部落宗教、生活習性以及社會制度談論,談到部落遷徙時您還忘了自己是病人斜眼望外說:「日本人是因為這裡可種植稻米,水源豐富,殊不知這地方的落山風強勁地可以把人吹走。」您的幽默惹來了一屋子的笑聲。訪談完後,您們二老還悠悠地唱了“u i sa ce qa lu ta ya in ai la---”看著您門怡然自得的神情,我欲留住您們喜樂的倩影,於是立即按下快門,未成為憾事地做為今生的珍藏。
  在我們羞赧攪擾您休息多時後正起身告辭時,您語重心長的對身旁兩位女兒說:「vu vu,za nga lu,妳們要努力保持我們部落的文化,妳們一定要努力讓我們的文化一直一直傳承下去。」

  最最記憶猶新,有一回您抱病為主日禮拜司禮。站在台上,您用皮球洩了氣的氣音說話,輕輕地、柔柔地話語注入我的心靈;我坐在台下,遠望您似乎極度使力卻淡淡逸出寧靜;我締視著:生命本身的痛苦與快樂,在您的身上卻是享有真正的平安了。
  「如何讓我擁有您般的信心?」禮拜完後,迫不及待的等候您告訴我答案。
  「禱告,唯有禱告!」您親炙的說。
   不容置喙地,您對上帝的信心與凡事交託禱求;是您在病魔纏繞的歲月,卻能依然對每一個人釋出希望的泉源,因之,我融在舉止間並也收到織入語言堣坏糽R的禮物而深深動容。

   您的信心,猶如一朵花。
   我謝謝您,送給了我這朵花,幫助我建造心靈花園。
   您的人生,恍若一篇篇的見證史,深信經過歲月洗滌依舊存留在我的心中。
   我謝謝您,送給我一段美好的記憶,書寫我不在一樣的人生旅程。

   二十世紀偉大的女神學家西蒙娜•薇依(Simone Weil,1909~1943)
說:「基督教二千年來,給這個世界、人類最大的貢獻是:在不幸與受辱中,對生命和生活,說出偉大的肯定;在困境與孤苦中,對愛和希望,做出偉大的見證。」
我夢裡不知身是客,常一晌貪歡,所以不太能明白信仰無言的力量。然,在您打完這美好的仗,息了世上勞苦,化為圍牆外的天使時,讓我再說一聲:『敬愛的許敏香長老,我謝謝您,教導我明白這一切!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