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真理揮去人心的盲點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◎ 羅瑪利智(大同教會)
       我最近貸款買了一棟房子,並且將它出租以作為補貼,由於經濟穩定上揚,再加上又是漂亮的白色建築,租賃過程中非常順利,房客們也很遵守租約約定,讓房子保持整潔也定時繳租金,然而直到最近,有一位中年壯漢住了近來,同時開始了我氣結無奈的日子。

  他才租不到半年,就開始積欠我的房租,因為我自己要繳房貸,又有孩子高開銷的教育費,所以一有房客欠房租,就會讓我感到苦惱萬分!最初這位壯漢頂多只欠一個月,但是隨著時間,他變本加厲地欠下數月的房租,於是,我開始用電話催繳,他對我一再允諾,卻也一再地跳票,最後我真的氣不過了,開始向警衛抱怨、向住戶訴苦,甚至要走上司法途徑來傾洩我內心的不滿......

  就在星期天早上,我要好好地親自「登門造訪」,我指高氣昂地用力敲門,出來應門的,除了壯漢之外,還有兩位可愛的小女孩,接著映入眼簾的景象,深深地讓我震懾,因為房間堥S有像樣的家具,只有簡單的茶桌與小椅子。這位房客見我找上門,便訴說著他之前的遭遇,由於妻子早逝,而他只是個工人收入不多,同時也要養兩個孩子,因此就在金錢的問題上,而被第一任和第二任的房東給趕走,然而,值得欣慰的是,牆上盡是掛滿孩子表框的獎狀。

  我心平氣和地聽他細訴衷腸,得知他的確不是故意欠房租,接著腦海閃過一個惡房東趕走房客的畫面,忽然間我告訴自己,我不會是第三任的惡房東;之後,這位「好爸爸」總是每三四個月,就會把房租給完整繳清。

  在人的直覺中,似乎存在著一股得理不饒人的霸氣與自傲!在第一眼所看見的印象,那是一種既深刻有強烈的記憶,足以讓腦海的波濤捲的高聳又壯觀,因此,在人性上表露無疑的盲點,總是毫不避諱地朝無辜的靈魂襲擊而來;心中騷動的不安交織著朦朧的直覺,讓乖誕荒謬的假面,如隨行的影子,無時無刻地把扭曲的哲理寄宿在評斷是非的天秤上。

  然而,受到眼前暫時幻象的迷惑是值得憐憫,遺憾的是,卻又為最可悲的軟弱,但!這就是人性,因為人不是神,只是在偉大穹蒼下,微渺如芥菜種般的存在,既沒有地獄判官的公正,也沒有天堂裁決的審判,更沒有吃下就能看透善惡的果樹,所以該怎麼要在如萬華鏡的虛堙A去探索實質的真?那就是放寬一顆心吧!這一來也是放寬自己的良善,就披上一襲智慧的武裝,破除人性的盲點。

  心寬體胖,說的正好!能接納一切外來的眼淚與苦痛,就是讓內心的花園,更加地茁壯繁盛,看透一切表象的迷霧,就是穿越了陰冷濃厚的烏雲